璟瑟吖

o_☆

开个点文

想你们了

快乐诈个尸,还有人记得我吗| ू•ૅω•́)ᵎᵎᵎ

开个点文,带梗来,越具体越好吖,挑有感觉的写(我自己不带感的估计写出来也emmmmsorry
或者有人想看之前恰昨夜的剩下的大纲杀也行,填坑估计不会了,毕竟是当初用心一点点构思琢磨出来的2333初心又改害怕写砸了(啧

虽然爬墙半年了但是一直有暗搓搓地关注着超话和lof在,还守着的盆友们,辛苦了

希望有熟人出现~

今日灵魂三问:xx更文了吗 
xx大大更文了吗(2333避免我爱的大大们突然被cue我就码掉了,咳

lx发糖了吗

没人理就很尴尬了

p1开放所有授权。
p2大家都懂:)
祝新年快乐。

[伦仙.] 恰昨夜。 拾伍

#圈地自萌,勿扰三次。
#我写的都是假的
#ooc预警
本篇1862字

拾伍·)
        不哭了。
        他肿着眼开手机滑向QQ,一条条地处理事务,粉丝群里还挨个发了红包,一直到最后一条。
        一片空白。
        他颤抖着打开界面看到自己小心卑微又甜蜜的话只觉得一颗心再次被狠狠蹂躏了一次,被泪水冲刷着,红肿着像那天被吻得太深的唇,留下刻骨记忆,铭心的伤口。
        “您确定要删除聊天记录吗”
        “是”

        他随手扯过一张纸擦了满脸泪水,打开微博,敲了文字。
        “发布”
        再见,再也不见。一干两净。我这么做了,是不是以后就不会记得你了呢。
        一天无话,他安安静静地刷了微博围观着键盘侠以及各类粉的态度,认真思考仔细学习。

        第四天。
        已经掀起的网上的惊涛骇浪,无数指责铺天盖地而来。cpf大面积的毕业,两边粉气势汹汹互掐。终于,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吗,萧忆情伦桑,势不两立。
        为什么?
        到底是谁造就的这一切?
        他关了手机什么都不想看。一个人慢悠悠地做饭吃饭唱歌谈谈琴。
        他就忽然有种,特别想找个男朋友的错觉。
        他甚至很冲动的想,我要不,把萧忆情Alex这个身份毁了算了,这样,他就再也找不到我了,我也再不会触碰这段往事了。
        不,我会好好待着,告诉所有人,没了你,我照样可以很好。

        仙儿的cp是什么啊?萧仙官配啊。
        那……lx呢。……那是什么啊。
        ……
        一个星期。伦桑不但完全没有回应……甚至,在二次元找不到踪影。他已经忘记当时的心情,混杂的黑白。
        深夜里怎么也睡不着,生生瘦了一圈。他只是好想要来个足够好的人,抱抱他啊。
        他承受了一切。
        不见很简单,不想起,好难啊。

        ……
        两个星期。
        他开始慌了。事件慢慢平息,只是那个人,真的不回来了?因为自己?
        ……
        一个月。
        本来定下的漫展他依旧没有出现。
没有任何消息。
        ……
        两个月。
        他终于打听到,所有违约金全部被打入银行账号,没有伦桑的任何消息。
        他的管理们什么都不知道。
        粉丝们开始寻找伦桑的痕迹,被人知道的住址下开始有人守。
        没人回来,也没人走。
        ……
        一年。
        好像所有人都死心了,偶尔地,有人出来说一句想念。
        萧忆情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不再想他。只是,偶尔做了一个梦,睡觉起来,发现眼角湿了。他最自嘲的一点就是这个了……明明多大一个男人了,居然,会,哭。
        他现在已经可以彬彬有礼,丝毫不乱的处理好每一件事了,不需要人再教了。

        伦桑生日那天,他还是没忍住地疯了一回。他一个人坐飞机回到他们做过的那家酒店,可惜没订到原来的房间。买了当初一模一样的酒。对啊我不想他,不想他。酒很凉,一点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伦三……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伦桑。你真的不愿意……哪怕理我一下吗。就……走了?这么害怕我表白啊。
        那天晚上他嗓子真的哑了,因为,他真的念他的名字,念了一晚上。

        “没有啊我就是想叫叫你。”
        但是没有人再听他字正腔圆的伦桑了。他也没机会说了。
        他对自己说,最后一次了。以后,他只会越来越好的。

        那天伦桑醒挺早。他偷偷溜来了同一个城市,同一个酒店。
        对,他运气比较好,他订到了原来他住的那间房。
        他就是,安静地睡了一场觉,很早睡很早起,想了一个人。
        他醒了就走了。

        他们从来都很有默契啊,从来都不擦肩而过。

        后面他就没有去特意关注那个日子,他忘了。
        后来萧忆情习惯了,完全习惯了没有伦桑的日子,好像日子一开始就是这么过的,分厘不差地继续向前 。
        听说人总是会把最糟糕的记忆忘掉。
        后来的他被时光打磨地相当出色。
        他后来,会一个人唱上弦。
        “樱色染格窗,留我半肩残香”
        “那鲜衣少年郎,早就迷失在路上。”
        岁月的酒,可否忘忧,忘了那人不经意温柔。
        不对,那个人,一直很温柔……除了最后。
        你不是说“一个人不好唱”吗。
        其实,没了你我也能唱挺好,真的,就是,不太开心。
        你说的,我不开心你会来的。
        我就是很在意伦桑啊。
        不开心,一点也不开心。

        其实伦桑没来得及和任何人解释当时事发突然。
        得知消息伦桑直接横跨千里赶到A市就是昏天昏地忙,缴费安抚照顾到处跑几天几夜没睡,生生暴瘦一圈。好不容易抓回手机连上网,那个时候正是伦桑和某因为伴奏闹的最厉害的时候,网上纷责不清黑粉两边倒可是主角之一就突然没音了——鬼知道他三次元又闹出这么大的事情。父母在国外签证一时半会回不来,小侄女不满周岁,姐姐姐夫车祸,暂时需要人照顾……憔悴的双眼略过炸翻了的圈子直接寻向熟悉的字眼,什么都没有。才轻轻松了口气,听见护士叫伦桑急忙起身,千不该万不该他滑了下刷新
        ——然后他看见那行字“…………常省自身。”
        脑子里什么珍贵东西轰然炸开。全身失了力气,他愣住了。护士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伦桑只是颓然锁了屏,黑洞洞的屏幕映出他憔悴失神的脸……伦桑突然觉得自己强撑的精神气儿被抽去。他扶起身,语气极轻
        “那就走吧。”

        后来他好多天不去看二次元,或许只是不敢去面对那个曾经红着脸眼神清亮的男孩子留下的决绝话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啊……他趴在病床旁边,终于还是决然决定离去。他是倦了还是怕了?可能只是因为那个人,曾软着嗓音叫他伦三的那个人,前几天还在他面前低着头咬唇耳朵红得滴血,然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划清界限?根本不认他这样的朋友?他都不在意了自己还可以挣扎什么呢……而且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算了算了……伦桑在镜子前盯着自己瘦出轮廓的脸甚至嗓音也微微沙哑了,恨恨关了水龙头,勉强扯起暗色的唇角成一个悲哀的弧度。

        “那我走了,拜拜”
        “你去哪里”
        “你去哪里……”
        “我在你心里啊。”

——
诸位!我们!终于可以回正时间线了!回忆杀终于完了!(其实这章……emmmm被我写甜了点emmm)
2018快乐!!!

封啦2018.8

[伦仙.] 恰昨夜。 拾肆

#圈地自萌,勿扰三次
#无数次倒了的flag之后,终于把老文改完啦。(然而依旧辣鸡地自己看不下去……)谢谢大家的喜欢吖❤️
#前文目前是17.12.31改版,有大量细节人设变化,以及一点补充。建议重看一遍(反正你们也记不到剧情了嘛23333)

拾肆·)

        一夜多梦,醒来时发林间的潮黏。
        ……
        第三天。
        萧忆情醒来。他根本没想要去看手机,很慢地撑起来换衣服,看着镜子里刷牙刷了很久的呆呆的自己,狠狠地漱了口水。
        他是哪里来的信心啊,凭什么以为一个和他上过床还夺门而走的人会回应他一个同性的表白。
        而且,貌似他们俩在圈子里还算是竞争对手吧。当时没有互拍照片留存证据以便威胁,人家已经算仁慈义尽了。只有你,明明清醒却傻的没拒绝,还沦陷其中无法自拔。萧忆情嘲讽地勾起唇角。

        人家一时兴起随手撩下你,你还就真心甘情愿地跳进去还不要钱似的搭颗心吗。
        可是,为什么,怎么都压不下去心里空荡荡的难过,空落落地虚浮在一片自己制造的泡沫里被迫失去了支撑的能力。他恍惚地想,可能一开始这所谓的喜欢就只存在空中吧。不存在的,伦桑只是一个对谁习惯性好的中央空调。他们剩下的默契只够维持表面心照不宣了吗。
        ……
        后来很久以后,他看见一句留言,哑然失笑:伦桑和萧忆情,自己都从来没意识到他们有多默契。

        萧忆情真的不算年轻了。可是依旧看起来那么一小只,说好的坚强和独立的外壳终是不堪一击了。他无意识地拿起手机然后惊醒,QQ上一个小策划发来的消息,她问他知不知道伦桑别的联系方式——她说深圳本地号无人接听,甚至她好不容易登门跑了一趟,被物业告知已经离开两天了。萧忆情顿了顿,还是破了以往的习惯安慰了几句,然后还是给了她伦桑的全国号。
        是啊,伦桑也曾当着所有人大大方方讲,我满汉的电话只有两个,除了仙……萧忆情的电话就另一个歌手。
        然后现在。他是为了逃避什么?我有这么可怕吗?
        萧忆情低头想叹气,又仰起来笑。这样也好。也好。因为我也想知道,他在哪儿。他在干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萧忆情不知道这几天自己到底怎么了。纤细背影在沉默黯淡了一天后终究还是剧烈地颤抖起来。昏暗的光寂寞的房,地板冰凉,仙儿慢慢跪坐下去抱住自己,毛茸茸的头垂在膝间,靠着墙越缩越小。压抑着的颤抖哭声还是溢了出来……尾音呜咽,意难平。真没用,他红着眼眶满面的湿润,鸦睫兜着满眶蓄满的泪水还是一滴一滴滚了下来掉在衣服上。眼泪落着落着忽然就恨自己恨伦桑,觉得失去了哭的意义,可是还是哽咽到喘不过气……泪眼温热,他低低喘了几声,微微扬了扬头视野一片朦胧,窗外的再外天空皆是灰蒙蒙……他却看见自己未来的路,一片光明,亮的他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亮得晃眼睛。
        手背狠狠地抹过脸,然后他看见他自己一个人走在那条路上,孑然一身脸色苍白速度却一点没放慢,匆匆又匆匆,遗世孤立。路旁朋友们眨巴着眼呼朋引伴盯着他招呼他,那个顶光的男生只是偶尔侧侧脸微笑暂停休整,强光打在他干净的脸庞上不可方物,天籁之音流淌开来。萧忆情应该是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萧忆情从未落败,即使再孤独。

        我喜欢你,从此以后,是不被允许留下任何证据的曾经的真实。

        仙儿怔忡着想啊想,睫毛上下颤抖许久,眼泪终于没有再掉下来。
        凭什么要他这么难过,凭什么要他等。萧忆情,不要伦桑了。

        伦三,我……我不要你了。
        我真的生气了。又没有人来哄我。
        萧忆情觉着自己,特别可笑。

[伦仙.] 恰昨夜。 11~13

#圈地自萌,勿扰三次
#没表白过的我卡这段真是生不如死……高度无奈,又臭又长煽情预警。

拾壹 · )
        少顷,萧忆情转过头来已挂上了浅淡笑容,三言两语叙述了一下自己喝了点酒着凉的事,捂额做无奈状,很自然地快速翻过这一页。
        D神情捉摸不定,只是摇了摇头……也极配合地,笑着转了话题,很快告辞。
        当晚萧忆情给管理涨了工资叫来,管理匆匆赶到已是半夜,惊诧地发现病房灯还亮着,老板面无表情地在想事情。
        是的,想事情,很明显的不是发呆。
        夜已半深,萧忆情张罗了微笑招自家管理办了出院。回到原来的房间。灯亮了很久。

        第二天一早,萧忆情摆拍发了微博,道歉安抚粉丝,然后一切如常。
        A市的伦桑喜气洋洋地陪了小侄女徽儿几天,回到S城依旧风生水起地当他的老大,上了yy,看见在线的萧忆情……
        蓦然不敢上麦。可是已经手快爬了上去。
        萧忆情总是很清醒地控制着局面,仿佛一切如常……连麦完就下了。
        照常参加歌会,看见公屏刷得厉害也会轻笑着聊上几句,公屏上冒着粉红泡泡滚着几乎看不清的啊啊啊啊。伦桑几乎以为萧忆情已经忽视掉那一天,可分明知道已不是从前。一切,好像全不过是见好就收。
        谁又知道仙儿心里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呢。
        他以为自己可以拼好的。

        后来他们再没有出合唱。即使以前约好过狐言,即使一方已经交了干音。
       
        六月一号,萧忆情刷到《剩下的盛夏》。

        温柔而缱绻的声音就这么攀着耳机线吻上他的大脑,半点提不上伤感的曲调却听得他快要落泪。
        仙儿半蜷在柔软的紫色大床上,另一只耳机线松松地落在床上,是不是在欲擒故纵地想要邀请着一个人,自己很喜欢的一个人。

        才怪。
       
         他闭上了眼睛很快又睁开,细白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摸索到手机点开了一个歌单。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不过,我更喜欢萧忆情。”
        “来跟我读,很不错……错……错。”
        “萧忆情……”

        傻乎乎的呢。他猛地拔掉了耳机线,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那时你说的,我们天作之合。
        很用力地勾起唇角。
        他很早之前就有一直收藏伦桑的歌,有一天,他在评论里发现有伦仙党妹子分享整理好的资源录音,全是伦桑和萧忆情的日常。
        他怎么会这么任性这么傻呢,居然还一次又一次地听。
        可是为什么,自己都被甜到了。
        可不可以全怪伦桑,是谁先招惹了谁。是谁先用低音撩人到他在屏幕前满脸粉红地说不出话来……是谁在伸手拉掉了房灯,拥过来死死抱紧他……是谁先说了对不起,让他从梦里掉回现实,又是谁,在他难受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推门走开。
        萧忆情,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可是仙儿还是很清醒地不理智着摸索着扯上来一角被子,伸手小心翼翼拽过来耳机线,撩开汗湿的碎发放好。
        “嘿朋友 你也睡不着吗 你也在困扰吗”
        “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我们好好 好到疯掉”
       

拾贰 · )

       
        伦三。伦三。
        他听见那个人的名字,低低柔柔地在自己唇齿间绕出湿意,以那样无所依靠而深情的语气。

        他还是顾自地伸手擦了擦眼泪,很慢地坐起来握紧了手机……微博上赫然出现伦桑的名字……哇他是评论0欸……怎么办快要控制不住想抢前排!
        他落落心神,定心仔细看了遍微博内容。
        然后,眉头不自觉地蹙紧了。
        他甚至有点想爆粗口。幸好没有直接抢楼。
       
     
        只是突然,就倦了。
        无论如何,只是想要将这一切交代清楚……想要伦三知道,所有的,关于自己关于心。
        已经可以预料到的,这条微博以后的惊涛骇浪。仙儿阖上眼,手指慢慢展平眉间。懒于想又会有多少人把他扯出来……又要站队是么。还有批判是么。
        又划过屏幕。kb一条微博闪出。仙儿心惊肉跳着评论里粉丝的跃跃欲试。很直接地换了小号……有一阵子不消停了。
        萧忆情嗤地笑出声。转头栽进莫名其妙的粉色情绪里,一个人哼着歌儿打扫了一遍家,开了音响和大灯坐在钢琴边上,特意脱了袜子任白净的足尖点着地。全身心放松地感受着空气里伦三的低柔的嗓音——听到高潮甚至满眼放星星,随手在钢琴上挽串漂亮的和鸣。卫衣松松垮垮露着大半裸肩,仙儿撩起衣角看自己,快要消散殆尽的,他留下的痕迹。
        全是他。全是他。快要藏不住的,仙儿的桑儿。
       
        晚上趴在床边想起来刷微博……嘟嘟发声明了……他低低骂了声,看见下面根本不符合嘟嘟粉丝数量的评论转发数量。直觉得一股热血都冲上脑子,没声息地冲着人张牙舞爪——去看伦桑那边,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是骂声一片。
        没理由,粉丝数量倍差怎么会火力集中在伦桑上?
        萧忆情搜了搜话题相关……抽抽嘴角,森森寒意已经爬上背,问题根本不难,可事情闹大的程度和他之前预料的不是一点差别。几乎是烦躁地换回大号……私信评论都炸掉了……想把手机扔出去,看过大大小小奇怪语气的质问与莫名其妙的鞭挞……
        可是仙儿要看,还要一条一条看。
        ML群里安静的可怕。所有涉及相关人员的群里,鸦雀无声。与往常纷争不同的,无声息的粉丝乱斗吗。
        粉唇在长久的沉默后,还是不露痕迹地,轻巧嘟起,很快又正常。

        你说过的,你告诉别人的,“你去看看萧忆情和我受到的评批,你就会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我们是不是一样的。仙儿无法抑制住的心脏狂跳。当时的萧忆情从容答话,以共比肩的模样,尾音里小小的委屈和坚强。

        伦三,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心疼好心疼你,以后……不想让别人再因为我……让你受到伤害惹。我知道的,以往你对我有多好。尽管我明白一切我所向往的都不可能,但是……这一次,我冲出去挡枪火……可不可以。我不想再让你不开心啦。
        伦桑和萧忆情都不完美,一点都不完美。才华如他,骄傲如他……谁又没有曾犯过的错误,可是谁又会像他们这样被站在风口浪尖,以不大不小的身份被狠批。
        诚然……两个人都错过很多。可是多想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而非伤到体无完肤?如果可以,我愿意陪着你,抱住你,接好你。
        伦桑,好不好?
       
       
        萧忆情清空任务栏,打开QQ,上面还停留着上次的聊天内容。
        他温和了神色,鼠标悠哉划过对方发来的喜嗔文字以及诱人食物照片。仙儿撑着头想,慢慢敲下一大段文字,歪头端详,眉微皱……很快又全部删去。
        他幅度不大地摇了摇头,很清晰地听见自己软软的声音。
       
        “伦三,怎么办,我克制不住的,喜欢你。”
       
        想你想到疯掉,不甘心连声音都听不到。
        孤注一掷地,无所畏惧地,三年前的萧忆情打下几行字,眼睛亮晶晶的,捧着自己害羞又热烈的心。
        他记得自己轻笑了很久。觉得自己笑的声音,真好听。

拾叁·)

        仙鹅盯着被改成独一无二昵称的和桑桑对话框笑,弯了眉眼,手心暖暖和和的,撑着微羞而白中透粉的脸。任谁瞧了都是心疼吧……

        六月的盛夏好像还没开始,殊不知竟是七月流火?
        萧忆情等啊等。
        他困了。
        明亮的眸子不由己地慢慢闭上……猛然睁开……是依旧灰色的对话框。那些闪烁的头像,都不是伦桑,全然不是。
        脸上留下淡淡的红痕,手也有些酸。
欸奇怪……桑桑这么早就睡了?累坏了吧……仙仙心里柔软了一大片。
        也可能是还在忙呢,想法子和管理商量对策什么的……
        伦三一向生物钟和常人不一样,没事我等等。
        百无聊赖地听了会歌几度睡着,指针又转动了几大圈。
        嗯……桑桑大概是睡了吧。没事!嗯我也睡去……
        只是想要你知道。

        脸色已经白皙如常了……还是强迫自己不去想别的,不想他上次的离开,不想网络上的风言风语,不去想他的欣喜或者礼貌疏远。

        松松盖了层空调被。做了个记不清楚的梦。

        醒的不算太早也不晚。
        眼睛有点肿,意识回归伸手摸索到落在床上的手机。
        99+,可是……就没有他的那一个1。

        伦三没睡醒吧还。我应该也没睡太醒啊对还好困着……唔……再睡一觉吧。
        开空调顺便拉好了被子,手机规矩地放好在床头柜上充电。

        这次醒来,已经日照中央。好饿。可是为什么他还没有回啊。
        他歪着脑袋假装想不明白。接听电话有关工作事宜,开了QQ微信处理了对话。无关的统统删去,仙仙看着状态栏变成零。

        晚饭这次的外卖不太有胃口呢,下次不点这家了。奇怪,吃了这么多次的招牌酸辣土豆丝居然也做砸了……

        他垂着头爬上床,想了想,听着随机播放点开微博换小号窥屏。
        伦桑今天一天貌似没发话!
        仙儿的心又砰砰砰跳了起来。
        大概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吧……那边的他也很紧张无措?

        略略勾勾唇假装是对自己的奖励,脑海里已经有什么快要沉淀下来成清明,可是仙仙摇了摇头重新心甘情愿地走失在不属于自己的温柔里。
        世间最脆弱最出乎意料可能是喜欢吧。想要把自己的心绕成花儿捂脸递出去——端详遍自己发过去的话,不知为何脸又热了。可是,应该把话说清楚了,不是调戏不是开玩笑不是玩梗不是大冒险。伦桑……懂的。
        ……懂的……吧?
        三三情商又不低你就别想这么多啦。他肯定是也纠结不定的,你看,他也不好意思啦,今天架都没掐!
        ……
        嘤嘤嘤好困。
        ……
        这就过了一天欸……这么快又这么慢。
        ……
        晨光尚熹微,睁开双眼的萧忆情只是失神。木木地看着空空是天花板,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告白从送达开始就已经脱开了最初的愿望,心乱无措害怕又分明期待那个答案,无望的等待消磨到尽头最后一丝勇气期翼。
        为什么还是没有回音。
        他怎么还不回啊……
        就算是拒绝……也应该告诉我吧。
        伦三?
        伦桑。

        是不是自己太冲动了。
        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给自己和别人添麻烦呢。
        明明他上次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不是吗,仙儿你还非要再撞一次南墙。
        估计是没睡好的原因,眼睛里泛起一层生理性泪水。大不了就是礼貌地撇清关系,萧忆情又不会输。大不了就是被另眼相看从此看低,又怕什么。再大不了就是被爆出去,黑粉反正自己又不缺。

        可是怎么会呢……伦三是多么好的人啊。
        无论怎样,我想要等一个结果。
        第二天总算是拉上了夜幕,鹅可以等第三天了。

[伦仙.] 恰昨夜。 肆~陆

#圈地自萌,勿扰三次
#私设老大深深柜,鹅亲密朋友知道性向(⁄ ⁄•⁄ω⁄•⁄ ⁄)

本篇4721字

叁· )

        这边伦桑还没有回神,忽然间耳边被吹进长久的一口热气,他剧烈的一抖,被惊在当场。他几乎是全懵了,这是个假的萧忆情吧……他经历了什么……
        眼前乍出现一张清冷昳丽的面容,定定的看着自己,无动于衷。略苍白的肤色暗深的瞳仁说着很明白的冷漠。好像方才所有的性感、沦陷只是一场绮丽的梦,梦过无有存。手撑在桌沿站姿冷静自持,萧忆情歪头,好整以暇,唇角勾起浅淡弧度。
        灵魂回窍伦桑反应过来,是萧忆情已经不动声色地退开一步,勾人魂魄的模样全消。伦桑气急反笑,萧忆情疯了?!是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他到底有不有把徽儿认成自己的?生气了?或者根本与自己无关,只是日常发神经,被自己恰好撞到了而已?伦桑失笑,这个全身都透露着戒备感的人都干了什么他自己知道后果吗?
        他重新开始反思自己,“好久不见”这种话有毛病?是萧忆情一把推开了自己坚定站他对立面把自己逼到现在的吧?又好奇三年是怎么把这个人变成这样的……算了,可是,那些说不出口的情感,又该归宿到哪里……他午夜梦回间的人,喜欢着的记恨着的人,此刻站在他面前,却是失了他期待又害怕的久别重逢的场面。他还是敛了神色,眼里复杂正对上对面熟悉又陌生的萧忆情,脑子里有个小恶魔伦桑跳出来悄悄说了几句话,伦桑神会,清了下嗓子,沈声道:“萧忆情。你是想折磨我呢……”
        话锋一顿,毫无掩饰地凝神认真盯住萧忆情眸子深处,嗓音压的更低了。
“还是你自己呢。”

        真是,谁不会。三年后的伦桑不怂,也不需要怂然后去保护别人。意料之外,萧忆情不置一词,微卷的睫毛在伦桑眼前晃。萧忆情抽手,回头瞥了下桌上不剩多少的菜,拎了外衣披上要走,路过伦桑突然冲他粲然一笑,清清亮亮元气满满地答非所问:“嗯!”。然后伦桑眼睁睁地看着,仙儿踮起脚,伸手在自己头顶用力揉了揉,十分潇洒地走开,前台结账,离开了。

        几乎是夺路而走的萧忆情出了门就崩溃了。他自己有毒吧……刚才应该是一下子灵魂出窍……想什么啊他疯了他在干什么?他攥着自己衣襟一角,骨节分明因用力而愈发苍白。耳畔伦桑最后的低语回荡了又盘旋,那双锁着自己的眸子仿佛一直深入到他不安的内心。自己明明只是想放萧总攻过去冷漠地笑一声的,结果刚凑近就开始情不自禁地撩人……况且现实中说话自己很少出受音……靠!为什么,一靠近,一感知到伦桑的气息就会不由自主地软下去,甚至妖媚成这样……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还可以这么自然地受得风情万种。他曾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温柔的直男……后来他遇到了伦桑。曾一发不可收拾地沉溺在伦桑的气息里,无法自拔。

然后走链接√https://shimo.im/UIZcFWjqzzIxLe7o

(其实我完全没发车……绝望……我的美观啊……)

[伦仙.] 恰昨夜。 壹~叁 17.12.31改版


#圈地自萌,勿扰三次
#私设伦桑退圈三年。

壹 · )
        
        日将瞑,萧忆情匆匆出了公寓。只身倥偬,他迎面陷进寒风凛冽不由打了个寒噤。无端的他又想起那个人。
        眉复蹙紧,那个人……不想,可偏生止不住地忆,在每一个莫名的情境里脑海浮现他低声笑、他说过的话、他看着他的种种模样,明晰着也慢慢模糊去。
        三年前,那个人一言不发不再出现。是平白失去了痕迹,有策划打电话过去,长久的无人接听。
        
        像从未有过伦桑这样一个人。
        二次元的世界,联系本就是千里一线。萧忆情手上,QQ头像再不闪烁。他所有的纠结与深情都了无回音。眸色猛然暗了下去很快又复神色平平,是极冷漠的安静。萧忆情拢拢大衣,按下不应有的酸涩莫名,低着头走,衣摆被风吹起。
        他可是萧忆情啊,萧忆情。一个再没人敢同伦桑共念起的名字,除了角落里瑟瑟发抖固守的一小拨人心心念念,还除了他自己偶尔朦胧间的口齿不清。
        两年前他别了故乡来到A市,人气水涨船高直逼前辈让人惊叹非常,人们提起萧忆情仙儿,再无人想起背负重名退圈的伦桑。
    
        忘记那个倨傲又温柔的人,躲在弥漫不散的黑夜里颤抖假装只为自己。

        路的尽头是一个幼儿园。日暮的最后一抹霞光也隐下,昏暗渐看不清人脸。嘈杂的小孩子笑闹声在耳畔响得热闹。他们都有父母牵着手,可以无忧无虑笑那么暖那么纯粹那么安心。那当初牵着他的手凝视着他的眼睛低声哄自己的男孩子呢。
        他还是负了他啊,他和他。

        “唔。”
        他不应该恍惚的。足间绊过什么柔软,耳畔炸开一阵尖利的稚子哭声——无助随之蔓延,他他他该不会就这么一下就伤到小孩子啦?那要怎么处理啊……只在瞬间萧忆情收回了沉溺在那个人情绪里的仙儿,反应却已经来不及。身体已经前倾直直摔向前方,胡乱挥舞了下手臂堪堪不能稳住身形。仿佛又跌进一片熟悉至极又分明陌生的气场里,这下子全部的惊惧和慌乱乍然飞起,那只几乎不受控制的仙儿又跌跌撞撞跑出来找人,脑子里当初的沉闷的麻木重新被唤醒——是他?怎么会是他?
    
        不可能。不会是他。不会是他……
        
        可是身体比意识要早认出人。他还是趔趄着差不多稳了身形,不知名的酸涩扑上来狠狠地占据全身,萧忆情垂了眼眸,敛了步子站住,连睫毛都在微微颤抖。
    
        伦桑不露声色地抽开了方才预备接住萧忆情的手,只是慢慢蹲下张开双臂,搂住踉踉跄跄扑过来的抽泣小女孩,揉了揉乱蓬蓬的头发,熟稔地抱起,低声安慰,声线华丽撩人,同眉目疏朗一般一同往昔。
        “嗯……不哭了啊。乖啦。嗯抱抱就好啦……”
    
        “不好意思。”
        伦桑怔怔转过头时只看见萧忆情隐约的背影,瘦削笔挺,和清丽声音一样的冷,拒人于外。他意识到,萧忆情不该愿意见到他的。可是为什么?!他对萧忆情做错了什么会变成那样?他钟情的蠢萌仙儿软出水的音色,萧忆情对他放出来现在又有什么意义。唇角终是扯起笑,他已经没资格了被称作朋友了吧。萧忆情已经那么清晰的表明过界限了。何必后悔。
        “萧忆情……”
        声音低了又低。是压不下去忍不住的呢喃——尾音终是玩味地上扬了。他的确是很想同他再说几句话。他低头瞧瞧怀里孩子尤带泪痕的小脸,无语,还是用力抱抱孩子,一把搂起抱在怀里一步步走向回家的路。

        萧忆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失控。每次一遇到这个人就会出问题……现下他怎么努力仰头也难以控制住眼里刚才冒出的泪意汹涌。弄哭了人家的小孩什么都不做就跑……这又会被编排成什么黑点……可是他要是再待在那肯定又要出什么岔子……萧忆情应该怎么回应伦桑当时的一言不发走开?三年了。他很感谢时间教他的成长。伦桑根本不在意的吧。他应该学学伦桑的,这么快孩子都有了,哄抱都已经这么熟练了呢。可是为什么会想他,想的心都抽了。
        伦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有肉感的人。他比以前好像帅了很多。可是,他已不再属于过往的记忆,过往的……自己。  
        看样子,他已经娶妻生子了。连给自己一个随个份子钱的机会都没有。萧忆情失笑。伦桑的家庭能让他放弃唱歌退圈,多么幸福美满。他又何必打扰,居然还见到了……萧忆情正当事业上升期,当初好不容易想处理掉的舆论,再呆也不会重新因为重新见到这个人而轻言放弃。何况他不呆。要是让别人知道伦桑居然就在A市,又会掀起什么波浪……又被提起过去的不堪?他不愿意。
        又在胡思乱想……他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好不容易改回来的习惯。
    
    
        抬眼终于见到餐厅,走进去点餐,萧忆情尾音居然捎了委屈:“你好……麻烦就这几个……”抽抽鼻子临窗坐好,对面空荡荡的连累他的眼里都蒙了雾……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成这样孤独然后会这么难过,他到底产生了多大影响。你本是无意穿堂风,却偏偏引山洪。“哎……”拨弄筷子闲闲戳着面前的肉。
        殊不知一举一动皆落入窗外人眼里。伦桑接了徽儿送回姐姐家,路上牵着侄女肉软的小手脑海里萧忆情生冷的背影疏离的话挥之不去。等出了姐姐家门才突然想起,该不会萧忆情以为小姑娘是他的吧。不过和他的也差不多了,噗嗤笑出声来,那小别扭肯定心里哗啦脑补一大篇什么有的没的吧——神色乍然又冷了下来,懊悔之色浮起,起伏难去。

        想起以前的事,然后他拒绝了回忆。

        初冬风还是割人,伦桑低头看自己瘦的快要被认不出的身体,着手整理被刮起的黑色风衣,侧脸端详了下脱了大衣单着奶色毛衣的人儿,大概是暖气烘的,脸色微红。看得出来萧忆情整个人都罩着委屈,轻笑,目光像是被对面的空座吸引了进去……所幸现在三次元事情已经初步平稳了,那他劳心尽力了这么久,放弃了那么多,回来了却一段错落的过去,不过分吧?
        于是伦桑深吸一口气提足迈进餐厅,才想起三年前伤害自己那么深的他透露出的拒绝。可他已经不再是从前。
  

      “萧忆情。好久不见。”

二三见评论。